秦灯

 
   

炮灰女配

这次的男生,挺不错。

长相端正,工作稳定,家庭条件小康,有着与年龄相合的稳重和谈吐。首次见面称不上一见钟情,但彼此都觉得可以试着发展一下。

男生也是积极主动,见面的第二天就电话约好一起吃饭,并且是准备开一个小时的车的前提下。

略有点小激动,虽然没有爱情的感觉,但起码是开了一个好头,也许真的会日久生情,擦出点什么火花。

必竟还是有憧憬的,谁又不期待爱情,不期待一个圆满的未来。

然而约已定,人未到,接着又是一个电话过来,歉意告知公司临时有事,只能半途返回,再行约定。

OK,没有关系,工作重要,再约就好。

然后就是长达三天的失联。

有点蒙圈。必竟这男生给予我最初的印象就是办事极有分寸...

 
 
 
   

以爱为名(搬旧文,2010-06-06 15:41)

(一)以爱为名之爱情

在土豆回顾电视剧版的刺马,看到有人评论,说谁都可以杀马新贻,就小兰不可以,因为马新贻是真的爱小兰,他谁都可以拿来当棋子,任何人都可以牺牲,唯有小兰,他费尽心机,视若珍宝。

所以,也只有小兰,可以在这个心思缜密,行事狡诈的人身上,捅上致命的一刀。这样看来,好像马新贻死在小兰手上,是一件很冤枉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真爱,哪里会死呢?

一见钟情,一往情深,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可以让他用自己的命去交换她的生存,也唯有小兰。

当他看清捅这一刀的人是小兰的时候,他没有挣扎,没有呼救,只为了一个拥抱,耗尽最后的生气

爱人至斯,何止动容?世上多少痴男怨女,求的,也不过是这样一份爱...

 
 
 
   

鹂啼(搬旧文,写于2012-03-07 21:47)

这是最初的开始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

也许是从父亲获罪求助无门时转向了皇后的阵营,也许是对苏公公进言勒死妙音娘子却未得到冀望中的回应,也许是更早,被抬进宫殿侍寝却又因太过惧怕完壁而回的惶恐开始....

安陵容,不再是梳着疏密错落有致的浏海,怯生生的委屈求全,跟在别人身边的小妹妹。她对甄嬛说只要有皇上的恩宠,别人都是不怕的,后来,她要让甄嬛知道她是有用的,再后来,她要对皇后证明她是有用的。

她曾经为甄嬛一舞而歌,后来为皇上宠幸而歌。她曾经为甄嬛做一个小小的暖手包,后来,她为皇后调制了舒痕胶。她曾经为甄嬛勒死妙音娘子,后来,她故意惊了眉庄的胎。最初,她们三个人在偌大的后宫相依为命,...

 
 
 
   

俗人俗泪

想来我也不过是个俗人,即使觉得步步惊心不过是时下流行的穿越类故事,却仍然为了那里面只是虚构出来的人物泪流不止。

不想谈历史,因为这个故事不过让所谓的康熙雍正担了虚名,《第十放映室》说的好,没有还原历史的能力,就不要有还原历史的野心。所谓真相,不过是胜利者讲的故事(出于痞子英雄电影版)。

翻到所谓的四爷党和八爷党的争执,再看他们一起去讨伐与好几个男人暖味不清的女主角,不觉一笑。 

有什么好争的呢,对于所有人来与代表着至尊至高至贵的位置,哪个人坐上去,不是踩着淋漓的鲜血,又有哪个不是费尽心机,使尽手段。当做与不做,面临着生或者死的时候,又有哪个可以没有丝毫的在意,撒手放弃? ...

 
 
 
   

如果你先走----别哭,我最爱的人

视角混乱,私设严重。

KO先郝眉离世。

虐。反正我把自己虐哭了。

----------------------------------------------------------------------

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到来。

郝眉第一次见到这句话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KO说,猜这个还不如猜糖醋排骨和炒年糕哪个是今天的晚饭。

KO说,都有。

换得郝眉一声欢呼,和扑上来的一个拥抱。

郝眉没有想过太多的未来,现在的生活已经很美好,有志同道合的兄弟,有得心应手的事业,有亲密无间的爱人,还有通达开明的父母。

这样还想什么未来呢,只要每天都像今天一样过就好,只要每个明天都像今天一...

 
 
 
   

如果先走的那个人是你

如果KO还没来得及表白,郝眉还是那个没心没肺只要有好东西吃就快乐的郝眉,突然有一天,其中一个人先离开了,会怎么样?是KO再也没有勇气和力量等到另一个太阳痛苦,还是郝眉在失去后才知道爱的存在痛苦?世上只有一个那么爱郝眉的KO,也只有那么一个能给KO温暖的郝眉。
今天看到了郑智化,听到了那两首歌。
生日快乐,是失去郝眉的KO的。
别哭,我最爱的人,是失去KO的郝眉的。
一直以来去假设去脑补的,都是郝眉先离开的画面。孑然一身的KO,可以跟着郝眉离开,也可以为了郝眉未完成的希望,在人世间逗留少许岁月,却在又是一个人的生日的时候,找不到那个祝自己生日快乐的男孩。
却从来没敢想,如果是KO先走呢?拥有你所有的爱的郝...

 
 
 
   

遇见“真”清流---遇见王沥川

这是一部言情小说。

这是一个浪漫的不切实际的故事。

这是一出生生死死命悬一线也许有点强行圆满的梦。

但它的美好,并不仅仅来自于梦幻的泡沫,也不仅仅是一对情人间的至死不渝。它的梦幻里,折射着好像消失了很久的真实。

“真”兄弟

一母同胞的大家族直系血统的血亲兄弟,同样才华洋溢,同样俊帅英朗,同样身出富贵。一个完整,一个残缺,一个健康,一个病弱,一个霸道,一个温柔。

这是霁川和沥川。

按当前的大多数的狗血套路,要么完整的对残缺的礼让,要么病弱的被健康的欺压,要么霸道和温柔各有拥护两相争斗。冷血点的总要有一个黑化的彻底,有点良心的反派最后幡然醒悟,垃圾点的两个人都将身边的人全部利用,包括...

 
 
 
   

阖家团圆---最美好的俗气

总有人说,爷爷好讨厌,一定都不像原著里那样的温柔和绅士。

的确,爷爷完全颠覆了原著的设定。

书里的设定是,沥川家里人都知道他深爱的是谁,知道他为了谁如此折腾,但并不阻碍。而爷爷在原著里的形象,更是和蔼可亲,偶尔只会对顽固的沥川吼几句,从第一次见小秋到他们结婚的时候,都对小秋极其温和。

很美好,但是,总有一种奇怪的扭曲感。

做为一个坚持教育自己的子孙学中文的华人老夫子,一个有才华的建筑师,撑起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庞大家族的掌控者,说话落地有声,做事干脆利落,在明知道自己一心想要他活下去的孙子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任性妄为的情况下,他怎么会喜欢小秋?能做到不讨厌就已经不易了吧。

因为小秋,沥川...

 
 
 
   

懦弱

可能这一年来,身体真的不大好了。

脸上的疙瘩,每日的困倦,失去的激情,连工作上的方向都开始变的模糊。

也许女人的年纪到了,会自然而然有一种倦怠。

也或许,是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就想什么都不管了,就好像可以睡到天荒地老,就像是外头的所有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管一场好眠。

不是不想好好谈一场恋爱。

相了一场还算不错的亲,见了一个说不上喜欢,但是也的确不讨厌的男人,每天天南地北的瞎聊,互不触及彼此的隐秘。

每个人都说这样挺好的,你们可以继续发展的。

然后自己也上心的去没话找话,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表,哪怕我只是收拾了自己的头发。

大概彼此都是这样的心态,没有更好的,也无所谓更坏的,就这么例...

 
 
 
   

大哥 老人

《大哥》是P大特别生活化的一部,与一树人生相比,它多了更多磨难的部分,好多次,我都觉得魏谦要撑不下去了,魏远可能就要黑化了,小宝可能要被牺牲了....这一家人可能就要这么挣扎着消失了,但是又这么多次,他们都挺住了。

从头到尾,始终吊着那一口气,甚至到了最后都没有办法轻松的吐出来,连眼泪都几度压抑的出不来。

那种痛苦,不是情感到了极致的激烈,而是三个字:没办法。

妈妈死了,小妹太小,家徒四壁,举目无亲。

活下去,如此艰难,却又不能放弃。

因为他不是只有自己,他是大哥。

而大哥之上,还有一个干妈,一个死老太婆。

没有文化,没有背景,一个儿子早死,全身烫伤,一个背景离乡,用最原始的用苦...